潮剧的唱念做打

分享者:上善若水   |   2016/4/8

    潮剧舞台上,演员对人物的塑造离不开一系列的表演手段,这些手段通常概括为唱、念、做、打四个方面,习惯上把它们叫做“四功”。演员扮演一个角色,这四个方面必须是有机结合、缺一不可。不同的剧目、不同的行当,唱、念、做、打各有所侧重,例如,《芦林会》以“唱”感人,《闹钗》以“做”服人;小生、闺门旦重唱,官袍丑、踢鞋丑重做,武生、武旦、武净重打,花旦、项衫丑唱做并重,等等。观众可以从具体的剧目和角色去领略这“四功”带给你的不同感受。

    潮剧的唱

    潮剧的唱,唱腔结构分为曲牌、对偶曲和唱词小调三类,构成曲牌板腔混合的唱腔体制,演唱要求清亮流畅,出字行腔讲究“含、咬、吞、吐”,达到字正腔圆的效果。具体来说,各个行当有着其各自的演唱风格,老生追求苍劲浑厚、高亢明亮,要唱出人物饱经风霜、老练稳重的特点;小生要求有较高的调门,以细腻抒情的演唱为主,声音高昂明朗、委婉动听,具有阳刚美;旦行的总体特点是圆润委婉,抒情悦耳;丑行的演唱是潮剧的一大特色,演员运用独特的声型,在实声、痰火声和双拗声的基础上又各自发挥,唱腔不拘一格,各具千秋,力求滑稽诙谐,表现出精明可爱、诡谲狡诈、放任不羁的人物形象,从而逗乐观众;净行(乌面)声音洪亮大幅,夹以“炸音”,顿挫分明,唱出浑厚浓重、粗犷有力的听觉效果。值得一提的是,潮剧的演唱一向有着“帮声”的传统,一人唱而众人和,舞台效果极佳。

    潮剧的念

    潮剧的念,即念白。它不同于日常说话,而是经过加工了的艺术语言。戏谚有云:“千斤白,四两曲。”意思是说看似容易的念白远比唱曲困难得多。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,唱曲有着后台“文武畔”乐队的伴奏,有曲谱可循,而念白没有一定的旋律可依藉,只能靠演员自己去摸索,领悟人物的内心情感,然后选择适当的方式,凭着一张嘴念出来,既要念出感情,又要念得有节奏,有韵律,抑扬顿挫,富于音乐性,这样反而不容易了。因此又有“死曲活白”的说法,念白容易,要念得好可就难了。

    潮剧的做

    潮剧的做,各个行当的表演都有着一定的规格,即通常所说的“程式”。行内有句口诀叫“花旦平肚脐,小生平胸前,老生平下颌,乌面平目眉,老丑四散来”,这是对各行当手部动作的基本活动区位的高度概括。演员在“属于自己”的活动范围内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,要求站有站相,坐有坐姿,一举一动都必须和后台的鼓点节奏融合到一块,表演上处处有法,步步有法,演员是在一定的“法度”中去塑造人物的。潮剧的表演富于写意性,生活中的自然景象和动物的活动形态往往成为演员表演模拟的对象,如旦行“姜牙手”、“兰花手”等手式,“风摆柳”、“云飘空”等身段,以及丑行对壁虎、猴子、狗等动物动作造型的模仿,不求形似,但求神似。除此之外,演员还特别注重表演技巧的发挥,青衣的手袖功,花旦的手帕功、伞功,老生的髯口功,小生的帽翅功、翎子功、甩发功,丑行的折扇功、椅子功、梯子功、皮影动作等,无不表现人物心理活动,吸引观众眼球的表演。

   潮剧的打

    潮剧的打,即武打。潮剧舞台用的是南派武功,有拉山、开山、托山、拉跋手、大八字马、小八字马、丁字马、大纺山、翻跟斗、小跳、黄蜂采花、观音坐莲、跳踢、磕马、割韭菜等等表演程式。(据叶清发《潮剧四功五法与五法基础》)“表演气重于势,猛重于威,讲究真实、逼真,它汲取民间拳术,以及一些杂耍,富有地方特色。建国后汲取京剧武艺,使潮剧武戏技艺更为丰富多姿。”(据《潮剧志》)

    潮剧的唱、念、做、打已有了成套的程式规范,但必须引起注意的是,随便背弃传统应当引以为戒,但墨守成规也是不可取的,与时俱进,去粗取精,积极从生活中汲取养分,丰富、完善潮剧表演技法,将是潮剧发展的一个永恒主题。再者,“戏不离技,技不压戏”,一切的技艺都是为戏的整体服务的,一个优秀的演员需当“身怀绝技”,但并从不单纯卖弄技巧,而是合理根据剧情的需要,通过技巧生动传神地刻画人物性格特征和喜怒哀乐。

   相关推荐:

   唱念坐打

声明:此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经验或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和观点;该文章系网友上传分享,若未进行原创声明,则表明该文章系转载自互联网;若该文章内容涉嫌侵权,请及时向爱学艺网站投诉>>
编辑推荐
更多 戏剧相关文章
对《潮剧的唱念做打》的评论
看不清?点击更换
更多推荐戏剧专题
全部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