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性关系

28岁了还在咬指甲,是不是代表了我内心的焦虑?

魏倩 2020-09-14

向TA提问
问题描述:

我小时候咬指甲,一直咬到现在(我已经28岁了,女)。小时候家长没有怎么阻止我,想着长大了自然就不会咬了,可却事与愿违。总是下意识地开始咬指甲,或是撕指甲周围的皮,有时候搞到流血。这是不是在一定程度上,代表了我内心的焦虑?有一个事情也许与这有关:我大概2岁多开始上幼儿园,那时一直把上幼儿园看成天底下最痛苦的事,每次都又哭又闹,苦苦哀求妈妈不要送我去,让我跟她去单位里跟她呆着,有时候妈妈会心软不送我去,不过大部分时候还是不得不在幼儿园里苦苦等一天,等妈妈下班来接我。这样的哭闹持续了整整一年!会不会是小时候我没有跟母亲呆够,所以长大了有焦虑感啊?

行家解答:

题主你好,

从你的描述中,我感受到了你对自己行为的一些觉察,一些归因,也猜想最近是不是遇到一些压力性的事件。咬指甲在你的家人和你看来,似乎是小孩才会做的事情,但现在你已经成年了还在咬,甚至会咬出血,你有一些困惑,也许还有一丝慌张,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,想要去改善这个行为。

这里我想分享两个概念,一个是口唇期固着,一个是攻击的内化表达。希望能帮到你。

1.口唇期固着。弗洛伊德的人格理论中,将心理发展分为5个时期,口唇期,肛门期,性器期,潜伏期和两性期。每个时期如果没有很好的度过,就会发生这个时期的固着,影响之后的行为以及心理发展。口唇期从出生到一岁半,这段时期婴儿感知世界的通道在口腔,也是他们享乐的来源。这个时期的小朋友很喜欢吮吸,也是通过吮吸来应对焦虑。如果这个时期满足不足或者过度满足,比如过早或过迟断奶,就有可能造成口唇期固着,长大之后喜欢嘴里有东西,比如要笔头,要手指,抽烟等。

2. 攻击的内化表达。攻击力,带有一种黑 暗的张力,却是我们原始生命力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弗洛伊德说“人必须学会合理的或象征性的表达他的攻击性,否则他就会出心理问题“。小时候我们会因为一些原因,导致我们的攻击性没有办法很好的表达出来,有可能是父母的过度控制,有可能是表达攻击性被惩罚过,有可能是将不幸事件归因为自我的攻击性(有可能跟我没有关系,但是小孩子是以自我为中心的,会误认为周围发生的一切都与我有关)。因为攻击性在小时候没有被很好的接纳,我们会觉得攻击的冲动很可怕。当我们遇到压力或焦虑,想表达攻击性的时候,我们会内疚,也会害怕遭受惩罚,所以我们会压制自己的攻击性,但这时我们会躁动不安。为什么会咬手指呢?武志红老师给过一个解释,指甲是我们身上的武器,我们用咬掉我们身上武器的方式,来压制不被允许的攻击性。

总的来说,我们因为想要表达攻击又要抑制攻击而焦虑躁动,我们通过咬指甲的方式来缓解焦虑。

我们可以想想,最近是不是遇到了让自己很不舒服的事情,感觉自己的利益或边界被侵犯了,但自己没法捍卫?

#关于调节

我们要允许自己体验愤怒和表达攻击性。

不能表达自己攻击性就容易受到欺负。但这个攻击性的表达,不是伤害和报复他人,而是捍卫自己的边界和权利,展现自己的独立、自信和强大。当他人让你做一件事的时候,可以问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,这是我的事还是他人的事。

(这个建议有一些假设和猜测的成分在)

成年人咬指甲不是一件非常罕见的事,可能在有压力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咬,这是一种对抗焦虑的方式。也许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的时候,我们可以看着自己的手说(听上去有点荒谬),听听它在跟你说什么,也许你可以告诉它你很焦虑,告诉他谢谢你,我看到了你的付出,谢谢你忍受的痛苦。


【提示】本解答系行家的个人知识、经验和理解,平台不保证其正确性,仅供参考。

行家介绍

魏倩:致力于两性情感问题的解决、挽回恋情、脱单等领域很长时间 ,强调理论结合实践,重构感情格局。了解两性思维,掌握经营亲密关系的能力,情商提升,情感技巧及话术;从实际出发,找到危机出现的根本点,提出落地实操的建议和方法;擅长挽回恋人和恋爱脱单,引导来访者提升爱的能力,从而更好地收获幸福的爱情。擅长方向:挽回恋人,脱单。理念:爱和经营亲密关系是一种能力,希望我的每一位学员都掌握这种爱的能力,让你们都可以收获幸福。

相似问题 更多